耕读一堂,弦歌四野 ——乡村教育的先驱黄质夫

发布者:东大校史馆发布时间:2020-03-04浏览次数:825

郭淑文

流传千古的名篇《陋室铭》中有言“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曾是许多文人雅士所推崇的理想交游境界,然而在近代中国,却有这样一群人并不将之奉为圭臬,他们将目光投向不识一字白丁,在穷乡僻壤勤勤恳恳耕耘着乡村教育。在这群人之有一位先生,他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立志要“救百万村寨的穷,化万万农工的愚,争整个民族的脸”,他就是中国乡村教育的先驱黄质夫先生。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


黄质夫,原名同义,以字“质夫”行世189636黄质夫出生于江苏省仪征县十圩镇。他的祖籍湖南邵阳,祖父曾在湘军中服役,后移防江苏,退役后定居下来,以耕种为生。黄质夫幼时家境并不富裕,父亲除耕种外,早年做过瓦木工、修船工,后来在十二圩街上开一间茶水炉,藉以贴补家用。

尽管祖父辈没有机会读书,但却并不希望子弟文盲白丁,因此十分重视子女的文化教育竭尽所能将他们送入学堂接受教育。黄质夫幼时曾接受四年的私塾教育打下了扎实的国文基础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十二圩扬子总栈创办了全县第一所新式学校,黄质夫的父亲不顾坊间蜚语,报名让儿子进入小学堂读书,使黄质夫相继读完了五年制的初等小学和四年制高等小学黄质夫学习极其勤奋,每次考试成绩都是第一,故而每每都能得到学校奖金资助。191317岁的黄质夫以榜首的优异成绩考入江苏省立第五师范学校扬州成为校长任孟闲的高足。师范学校虽然不收学费,免费供给膳食,但是为筹措保证金及置办行装,家里还是借了债。黄质夫深深体会到穷人家孩子上学的艰难,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每学期成绩均为甲等,毕业考试成绩为全年级之冠。

1915年,在距离扬州不远的南京成立了一所以培育师资为己任的高等学校——南京高等师范学校。这使得迫切希望提升自身识见能力的黄质夫十分向往,然而由于家境不甚宽裕,黄质夫再三思索,决定毕业后先行留在“五师”附属小学任教以待来日再续青云之志


益友良师,东南立志

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建立以后,崇尚科学,融合中西,革故鼎新,广延留学欧美师资,江南学子慕名来求,校誉鹊起,气象一新。1920年,当带着积蓄来南京报考的时候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已在校长江谦、郭秉文及南高先贤刘伯明、陶行知的努力擘画之下,开设了文理科、国文、体育、工艺、商业、农业、英文、教育八科,突破了师范的界限,寓师范教育、基础教育、实科教育于一体,初具综合大学雏形。



                 国立东南大学校门        《国立东南大学一览》载农科三年级学生黄同义(质夫)信息


早年目睹了中国农村的经济凋敝与民不聊生,黄质夫心中深受触动,已经24岁他顺利考入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农业专修科农艺系,期冀以农业生产的提高实现中国的富强和人民的富足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改称国立东南大学)学习期间,黄质夫结识了陶行知、陈鹤琴这样一群与他一样有志于教育救国的良师益友。

1917陶行知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毕业归国后,即受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之担任教授兼教育科主任任教期间,陶行知深入研究西方教育思想并结合中国国情,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等教育理论。1923年,陶行知与晏阳初等人发起成立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后赴各地开办平民识字读书处和平民学校,推动平民教育运动。

受之影响,黄质夫逐渐认识到对于当时的中国而言,浅层次的技术进步并不能实现中国的富强,只有通过普及教育,才能使数以亿计的贫苦百姓真知真觉深受触动的黄质夫有感孙中山先生所言先知先觉者的责任,立志办乡村教育以救穷培育大批“既有知识又能实干的乡村教师”,以唤醒后知之民众1924黄质夫从东南大学毕业后不久,即江苏省立第五师范学校之聘到苏北高邮市界首镇创办界首乡村师范学校,这是中国率先创办的第一批乡村师范中的一所,也是较为出色的一所,从此黄质夫开始了献身乡村师范教育事业的生涯。


树人树木,且耕且读

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实行大学区制,江苏省立第四师范栖霞乡村分校并入江苏省立南京中学,黄质夫应“南中”校长邰爽秋之重新返回南京,出任江苏省立南京中学栖霞乡村师范科主任继续探索乡村教育的新路同年,陶行知在南京北郊创办了著名的晓庄师范,主张“社会即学校”、“生活即教育”。黄质夫创栖霞乡村师范于栖霞,主张“教、学、做合一”,“教育与劳动结合”。二人旨趣相近,故世之称道晓庄者,亦必称栖霞


栖霞乡村师范学校(现南京市栖霞中学)


黄质夫调任栖霞乡村师范学校(现南京市栖霞中学)之初,学校设施损坏多,屋破墙颓,荒草塞途。黄质夫接事不久即组织师生参加盖房、修路、植树、开辟生产园地,自己动手建设学校,苦心擘划,精打细算,力求用有限的经费办更多的事情。他带头苦干实干,去江边运木料,和师生一起修筑道路,抬土、运石、拉石磙压土等都是顶班作业,双肩压肿了也不休息。在改善办学物质条件的同时,他更注重学校“软件”的建设,选聘优秀教师,修订教学课程,改进教学方法,实行严格训练,努力探索乡村教育的新路。

经过数年苦心经营,栖霞乡村师范学校出现了崭新的局面,教室、礼堂、自然科学馆、农业研究室、理化器械室、图书馆、师生宿舍等均初具规模。教师队伍人才济济,聘请的教师均为著名教育家和学者。学校设有学习基地,有农场、林场、各种工场。学生们参加农事、园艺、饲养、建筑、缝纫等生产劳动,手脑并用,增长才干。校还举办各种社会事业,为乡民提供多方面的服务,如举办民众学校,组织农民读书识字;举办民众茶社,“提倡正当娱乐,指导休闲生活”;成立农友社,研讨、改进农事,提倡植树栽桑,介绍农业技术,推广优良品种等;办起了医院、产院,免费为乡民诊治;还办理抵押贷款。


南京市栖霞中学黄质夫先生雕像


由于学校办得出色,许多著名人士如梁漱溟、黄炎培、马寅初、陶行知、郭秉文、陈立夫等相继到那里考察、演讲,全国各地不少学校、教育机构派人前去参观。有时人称赞“栖霞乡村师范教育独树一帜,它的开拓创新和成果,是同类学校中的佼佼者”。

黄质夫秉性耿直,不惧邪恶,素有“黄野人”之称。1930年,国民党反动当局镇压进步人士,晓庄师范被查封,一些进步学生被逮捕,学校负责人陶行知受到通缉,燕子矶小学校长丁超被捕后遭到残酷刑讯。黄质夫被国民党江宁县党部以学生中有反动嫌疑找去“谈话”,慷慨陈词,据理直言,县党部找不到把柄,只得草草收场。不久后,南京中学负责人托词栖霞乡师管教不严,要求校长引咎辞职,迫以行政手段将黄调离,并派员去学校接收,黄质夫不得已被迫离开栖霞乡师。黄质夫离校后发表《为南京中学栖霞乡村师范事告远近乡教同志书》,书中诉述脱离“朝斯夕斯,寝斯食斯”的栖师,“非忘情于乡村教育而去也,亦非不顾事业而去也,乃因环顾现时之是非颠倒,黑白混淆,不得已而去职也”,自己“身体虽去,而精神上终不能忘也”。

19318月,黄质夫辞去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推广处主任的职务,应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张道藩的聘请担任浙江省立湘湖乡村师范学校校长。虽然掌校时间仅8有余但黄质夫增建新校舍,选聘新教师,增设简师班,增收近百名新生使得学校发展欣欣向荣1932年,黄质夫获遇机会再次返回栖霞乡村师范学校继续担任校长。


耘耕边疆,无负国家

19377月,日本全面发动对中国的侵略战争。11月中旬,侵略战火已南京附近在黄质夫的领导下,栖霞乡师仍坚持开学授业,直至下旬才停课疏散师生,成为苏南最后一所疏散的学校。黄质夫主动留校看守校产,直至日军向南京发动进攻的前7天,121日,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学校踏上流亡路。


1939年黄质夫奉命创办的国立贵州师范学校


19399月,黄质夫去湖南农业改进所技师兼榆树湾沅芷恳区主任的职务被任命为贵州省立贵阳乡村师范学校校长。黄质夫受命办学于艰困之时,上任伊始,认为,青岩人烟稠密,土地狭窄,不宜办乡村教育,决意迁址。10月,为了选择新校址,黄质夫率职工数名,以榕江学生杨成章为向导,徒步从青岩出发,经龙里、贵定、都匀,越高山至八寨三合,后取水道渡都江来到榕江黎平。榕江旧称古州,是柳江、都江、车江江汇合之地。这里气候炎热,土地肥沃,盛产鱼米瓜果,只是交通闭塞,文化落后。黄质夫刚到此地,便走访了当地政府及各界人士,详述择址办校的目的。当地各界人士无不欣然鼓舞,合议划拨城郊农田山林近万亩用以办校。1940年初,贵阳乡村师范学校迁至榕江贵州省榕江县第一中学),不久,教育部颁令将校名改为国立贵州师范学校,由教育部边疆教育司直接领导招生600余人。黄质夫在榕江之久,为建设学校、开拓边疆教育事业倾注了大量心力,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贵州师范学校成为贵州省规模最大的一所师范学校在校学生占全省在校师范生的40%

  黄质夫办学力主“在做中学,学中做”,“手脑并用,学用结合”。他主张培养能工能农、能文能武的人才,扎根农村,切实为乡村教育服务,正如贵州师范校歌所言:“救千百万人的穷,化千百万农工的愚,争整个民族的脸”。对于中国几千年来的旧教育,黄质夫则力诋其非。他说:“旧教育之于人也,只读书,不劳动,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矣”;“农家子弟未入学,尚可助其父母耕作,及其入学也,西装革履,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全是废人”;“前方要打仗,后方不生产,生之者寡,食之者众,岌岌乎殆哉!”因此,国立贵州师范学校实行半工半读制,提出“且耕且读,自给自足”的口号,上午上课,下午劳动。其课程设置,除普通师范各科目外,还有社会调查,并根据民族特色,自编乡土教材。每逢赶场日、假日,学校常组织学生到街头、到农村唱歌演戏,以宣传抗日。学校对于教师的要求也十分严格,德不高,学不厚者,不得为师。一时间,国立贵州师范学校名师云集,如汪经略、吉长瑞、李绍良、甘逸杰、顾调笙、朱正清等,皆为博学善教者。因之,学校教学质量十分优异,学生的各科及格率可达90%80分以上者,也在30%左右。1941年,贵州省举行中学作文比赛,初中组第一、二名,都是国立贵州师范学校的学生。

为培养学生的劳动技能,学校按建校生活学习之所需,设工厂、农场、林场。下分炊事、木工、理发、筑路、油漆、印刷、缝纫、饲养、园艺、蔬菜等组。每到劳动时间,只见师生捞裤绾袖、扛锄头、背箩筐,奔赴劳动场所,做到荒山自开,田地自种,家畜自养,果树自栽。几年间,校园内便已牛羊成群,果蔬满园,绿树成荫,而校宇宿舍也是修葺一新,房前房后,百花盛开,空气新鲜,景色宜人。数百师生就读于其间,弦歌之声,响及林泉。国立贵州师范学校校联这样写道:“耕读一堂,得天下英才而教;弦歌四野,树黔南文化之基。”为当时学校盛况的真实写照。


奋斗终生,后辈之师

1945年抗战胜利后,黄质夫正在乡村师范教育领域一展宏图,做出更大贡献,然而却不幸在赴重庆途中遭遇车祸,右耳失聪,自此不得不抱憾离开了他衷爱的教育界1946黄质夫出任江苏省建设厅林正兼经济农场场长1947年任农林部棉产改进处技正兼总务主任、金陵棉产指导区主任1949年后任职于苏南棉麻指导所业务组干部、丹阳轧花厂厂长、省农林厅经济处技正。由于民国时期,黄质夫为教育事业曾与其时担任教育部长的陈立夫有过来往,1959不幸被定为历史反革命,管制三年19639月在南京栖霞山家中病逝。


黄质夫夫妇与五子在栖霞故居前留影



1987年,黄质夫的冤案得到平反,被历史尘封的影像再次清晰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他的名字不仅被载入江苏教育史》、《贵州教育史》、《南京教育史》、《东南大学校友业绩丛书等教育史册,其为中国教育史所做的贡献还被载入了《民国乡村教育研究》(2019)一书中。现今学界已有本学习研究黄质夫先生的著作先后出版,分别是:《乡村教育先驱黄质夫》1992、《国立贵州师范文集》1995、《黄质夫教育文选》2001、《黄质夫乡村教育思想研究》2003、《师之范—黄质夫在南京栖霞》2012)、《黄质夫乡村教育文集》(2017。这些专著真实地记录了黄质夫在民族危机四伏、社会动荡不宁的年代,为发展中国近代乡村师范教育而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思想轨迹和艰辛实践,弥足珍贵!


黄质夫:《国立贵州师范学校生产、劳动、训练》


黄质夫积极推动了师范教育(包括乡村师范)独立,勇于探索乡村师范办学模式,在实践中形成了一系列具体的、实用的、有成效的办学经验,为中国近代乡村师范教育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对中国近代教育的贡献,不仅仅在于乡村师范教育,而是包括整个乡村教育。黄质夫认为乡村师范是乡村教育之母,他关于乡村师范教育的思想和实践,最终也都是指向发展乡村教育,以及藉此改造乡村社会。1934127日,他联络梁漱溟、邰爽秋等学界同仁在南京发起成立了中华乡村教育社,以“集中全国乡村教育同志之力量共谋乡教运动之开展”。黄质夫从实践出发,先后写就《中国乡村的现状和乡村师范生的责任》《乡村实施教育》《国立贵州师范学校生产劳动训练等文章书籍,明确了乡村教育的含义、“教育乡村化”的具体目标和实施方法,以及乡村教育者应有的正确态度,建构起了他关于中国乡村教育发展模式的完整体系。

2001年,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副部长、工程院院士韦钰教授曾《黄质夫教育文选》作序它“将销声匿迹达50年之久的我国优秀教育家黄质夫先生展现在读者面前”她还亲笔为黄质夫学长题词:“耕读一堂,树乡村文化新风;奋斗终生,为后辈学人之师”。


教育部原副部长、工程院院士韦钰为黄质夫先生题词(2001年)


黄质夫先生怀着强烈的平民主义精神和民族主义情怀,终生秉持教育救国的坚定信念,一生致力教育事业,把服务乡村教育视为富民强国的现实路径,不愧是中国近代的爱国教育家、教育实干家中国乡村教育先驱诚如1940710日黄质夫在贵州榕江,写给国立南高、东大、中大毕业同学会联系人傅况麟的函札所言:“弟惟有尽忠职守,以期无负国家,无负兄等。”“以期无负国家”,这是爱国教育家的高尚情怀。黄质夫先生将人生的精彩岁月,都奉献在乡村教育事业上,为中国乡村教育树立了不朽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