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道德之养成

发布者:校史馆模板发布时间:2018-03-19浏览次数:67

郭秉文  

    郭秉文(1880-1969)字鸿声,江苏江浦人,中国现代大学的开创者、著名教育家。郭秉文早年卒业于上海清心书院,1908年赴美留学专攻教育,1914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1915年归国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旋任代理校长、校长。1921年筹建东南大学并任校长,被誉为“东南大学之父”。掌校期间,郭秉文秉持民主治校的办学思想,革故鼎新,仿行美制,倡导“四个平衡”。国立东南大学以科学闻名于世,以学衡昌明国粹,成为当时中国学术交流的重镇。20年代曾连续三届当选世界教育会副会长兼亚洲分会会长。抗战胜利后出任联合国远东救济总署副署长兼秘书长。

  

    如何能使学校为养成适于国民道德之机关,乃吾国今日教育问题中之最重要者也。昔日教育制度,以经学为课程之中心,经学者,为吾人高尚思想与言论之宝库,凡个人家庭与人民责任,皆不能脱此藩篱,受其淘溶者。能养成一种高尚之道德,及优美稳定之性质,而吾国之文明即持此种道德性质维系而不坠者也。旧教育制度既废,新教育制度代兴,旧经学与旧道德之教授法虽不能尽弃而不顾,而其影响必不能若昔时之重大,则无疑义。富于旧道德观念者曰:将来之道德何如乎?以现今之情状,不独保守旧道德所固有,且当合于近世之需要,与西方文明融会而广大之,为事之能乎否乎?在保守心过重之徒,以复古为志,思复置经学于小学校中,占重要之位置。幸有识见高超者,知已废者之不可以复也。而新教育制度之能力,若善用之,则其成效必出乎吾人之所料。

       当新旧教育过渡时代,道德教授已视为学校课程中之重要科目,编为普通用之道德教科书甚富,不独改良旧道德之教授法,且足以助年幼之学生记诵经学。而孔子所乐称君子之观念,以学生程度之高低,施用各种摹绘情状法与譬喻开发法,俾其了悟于心,虽选辑之材料或不无可以批驳之处,而大体则甚妥适。

       我国人在今日,几无不知道德之重要,皆以全力赴之。部中所公布诸法令,所谓教育第一之宗旨者,启发学生之道德也。学校课程中,仍注重道德教授,以道德为教授特种科目,则教育惟一之宗旨,自必以道德为归,是以吾国前途之幸福、希望,胥赖乎是矣。

       虽然,养成道德之道亦多矣,岂限于学校课程中之道德一科目已哉。而他种科目,未尝不可变更其意思感情,使之趋于正确之途。中国之文学资料,有意撰,有稗官,有传纪与诗赋,于养成人民道德之生活,均占极高之价值,不独关于智慧一方面而已也,且所以振触其感觉,导引其动力和其理想行为与志气之力甚巨。他若历史,则古人之理想功业跃现于纸上,读其书想见其丰功伟烈,有动于心,遂能铸成高贵品格,由是观之,历史为启发道德之重要分子,亦何减于文学哉!故历史教员与国文教员,若以有价值参考之所得,灌输种种模范于学生之心目中,庶几其动作行为有一正确之主张焉。抑更有进者,道德影响之推进,不仅以历史文学为限也,苟拟以道德观念,渐积于全校,则学校课程中无论何种科目,皆足以分奖劝学生道德之影响者也。

       夫人既知仅仅教授正当行为之理论,不足以养成儿童之品行,然又确信有一种助力则无疑义,盖道德教训非具体而抽象者,若离真正生活而独特此注入学生之脑筋,必无甚价值可言,是以不得不利用他种有效之法而加意焉。所谓最重之原因惟何,曰教员之品格,从经验上而知学生之气质,由聪明豁达之教员默示感化,渐觉其向慕而变化者,则其效必较教员之口讲为真切。其他之原因,则由于学生之天性与感觉,凡善于训育之教员,必深悉己之行善风采与优美习惯影响及于儿童甚大。要之道德演讲,英雄故事,感神寓言,虽能感人之情,若非儿童本性优良者,其效必浅,故理想与感觉非有真实行为之表现仍不能成儿童能力与习惯之一部分。故吾人之于道德也,非独知之,且宜行之,是谓知行合一。今日中国之教育家,有知以上所述而原因之重要也,故于学校表现天性与感情之机会,设备甚为周至,学校之奖励运动以及游艺会等,皆养成社交之关系,法非不善也,但当稍变其道,而于养成习惯与品行,尤当三令五申而实践之。

  

郭秉文博士论文《中国教育制度沿革史》,商务印书馆,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