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松林坡

寻梦松林坡

1937——1946,那是战火纷飞的十年; 
1937
——1946,那是中大弦歌不断、励精图治的十年; 
1937
——1946,那是中大精神蔚然而成、泽被后世的十年; 
    …………
      嘉陵江畔的沙坪坝松林坡,记载了中央大学的1937——1946 而今我们旧地重游,却已物人皆非,往昔的一切已尽湮灭。 失落之余,我们尽量寻找从那个岁月走过的老校友,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是的,我们收获到了,我们欣喜若狂。 是图片资料吗?不是。 是片砖寸瓦、断壁残垣吗?更不是。 这些东西,几十年来,毁坏散失,早已灰飞烟灭,所剩无几。既然留不住,就不必强留。 我们所收获的,是生生不息的南大精神。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侵略者步步进逼,南京局势岌岌可危。南京大学的前身中央大学在校长罗家伦的率领下举校西迁,在陪都重庆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特殊办学时期。 60余年后,我们南京大学校友访问团重庆分团师生五人,沿着前贤的足迹,溯游而上,去寻访母校昔日的辉煌和荣光。

    “蜀江水碧蜀山青”,层层青峦夹着条条碧波,这是古华阳——今日四川省的鲜明写照。在这山山水水之间,有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山包,上面遍植青松翠柏,被当地人称为沙坪坝松林坡。抗战时期,中央大学就是在这里区区200亩土地上坚持办学,培育出后来成为国家栋梁的三千国士。

    雨中的松林坡,清幽寂静,沿着爬满青苔的条石台阶拾级而上,我们的心中漫上一层莫名的失落。籍空凭吊,如今的松林坡早已物人皆非,再也寻不见往昔太学的风采,除去耳畔的松涛依旧,眼前的嘉陵江水无语东流。

    我们又希望从中找出些什么。听着老校友们的讲述,边走边思,恍惚间,透过蒙蒙烟雨,我们仿佛看见黉舍栉比、广宇鳞现;松林深处,一群群身着蓝布长衫的男女学子,交谈着、欢笑着向我们走来…… “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说起往事,同行的老校友们眉飞色舞、意兴风生,他们都认为在中大求学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这种感受源自肺腑,没有半点矫揉造作。重庆建筑大学博士生导师、84岁的秦文钺老校友回忆说:抗战时期的大学生生活极为艰苦,松林坡当时流传“顶天立地”和“空前绝后”两句话。“顶天”就是下雨没伞,光着头淋;“立地”是鞋袜洞穿,赤脚着地。“空前绝后”指的是裤子前膝或后臀破洞的窘状。

    “当时中央大学每天配给30担平价米,学生吃的米饭里经常夹杂着砂砾、稗子、老鼠屎等,同学们戏称为‘八宝饭’。吃不饱,穿不暖,住的是黄泥粉壁的竹篱笆棚,睡通铺,几十人一大间,很多同学传染了疟疾、菌痢等疾病。”
     35级社会学系校友万国雄说,当时物资是匮乏的,但我们的精神却很富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丝毫动摇不了学子们的求知欲望;竹棚虽小,却是大家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好去处;图书残破、油灯昏暗的图书馆,被同学们视做黄金宝库;师生之间,耻言功利,不以衣冠待人,视富贵如浮云……同学们焚膏继晷、求取新知、乐观进取、积极奋发。我们的心头不禁一震,据统计,在重庆期间,中央大学曾走出数以百计的知名学者,难道他们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孔子曾这样评价颜回。但相比之下,似乎颜回的生活条件还高于我们的前辈学长,以此为标准,中大的很多人岂不是都可以立名庙堂、俎豆千秋?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亚圣孟子的这句话,似乎正是中大人的精神写照。这种精神,蕴涵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使得前贤们能够在艰苦的环境里治学问道、弦歌不辍。也同样使他们在国家危难的关头,始终以饱满的爱国热忱和昂扬的革命斗志,投身抗日救亡和民主救国的大潮。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王继纯校友早在中大求学时,就加入了地下党,当他说起下乡上街、利用“活报剧”宣传抗日的往事时,就洋溢着一种自豪感。

   他说,当时仗是要打的,书也是要读的。战士冲锋陷阵,那是他们的使命;学子们刻苦求学,这是我们的使命。殊途同归,两者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拯救国家于危亡”。但战火就在身边燃起,民族命运千钧一发,时不我待,热血青年又怎能袖手旁观?

   他回忆说,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大师生罢课游行、请愿示威,要求政府出兵抗日并痛打敷衍塞责的外交部长。后为支援北大“南下示威团”,不顾反动军警的血腥镇压,上街游行,呼吁“对日强硬到底”。中央大学西迁入蜀,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达到高潮。中大人虽不能和前线将士一起冲锋陷阵,却时刻期盼着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唤长缨入手,缚将戎主”。在地下党的组织下,中大师生展开各种形式的活动,捐钱捐物,支援前线。还有很多同学干脆投笔从戎,奔赴杀敌战场,以身报国。

    看着面前这些白发苍苍的老校友、老学长,我们默默无语,他们身上焕发着一种气质、一种精神,使我们有“高山仰止”之感。我们又一次体悟了母校“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的校训和“诚、朴、雄、伟”的学风,又一次体悟了什么是薪火相传的“南大精神”。

   离别沙坪坝时,雨过天晴,时近傍晚,落日熔金。回首望去,松林依旧。松林坡啊,这片培育了三千南大学子的热土,永远留在南大人的记忆里……  

 
(
本文为校友访问团重庆分团孙
、王嵘、史迎春、陈泉、李颖等集体创作,李颖执笔)  

发信站: 虎踞龙蟠BBS (2000年12月1514:18:21 星期五), 站内信件

发布时间 2007-12-13 浏览次数 7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