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二十年代中期东南大学易长风潮

忆二十年代中期东南大学易长风潮

 

    南京是十年故都,亦我国南方文化名城。自公元212年孙吴定都建邺,始建国学,后来梁兴五馆,宋建儒学,明置南雍(南京国子监),绵延不断。1902年清季施行新学制,就鸡鸣山下国学旧址兴建三江师范,旋易名两江师范;1915年成立南京高等师范学校,1921年改组成立东南大学。当时南高北大并称,两个最高学府南北对峙,称誉一时。1927年国民政府奠都南京,以东南大学为基地,并入河海工大、江苏法政等校而扩建为第四中山大学。一年半以后改称中央大学,设立文、理、法、教、农、工、商、医八个学院,每个学院分设几个系,有的还设专修科,为全国院系最齐全的大学。 

本文所述东南大学易长风潮,实属不幸事件,为全校师生所痛惜!症结所在:校内有两派之争,而当时的北京政府教育部偏听一面之词,不深入了解,贸然将十年锐意经营、大有功于建校与学校扩建之校长郭秉文先生免职,另派原上海大同大学校长胡敦复前来接任,来时还利用军队护送,激起拥郭派(包括大多数师生)之义愤,拒胡挽郭,掀起轩然大波。然而拒胡派中少数人漫骂动武(我亲眼见到胡刚复面有伤痕),和幼稚无知行为,如将胡氏兄弟从学校校门赶出还燃鞭炮以示驱鬼,待授人以口实。此后双方文电交驰,腾于报章,迁延经年,终因苏省官绅调解,调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蒋维乔暂代校长职务告一段落。

关于郭秉文校长治校情况,正如1918年到校任教的植物学家胡先教授在194810月《子曰丛刊》第四期上的《梅庵忆语》所说:“南京高等师范首任校长为江谦先生,然最为学生爱戴,最为教授及社会所尊视者则为郭秉文校长。江校长时郭任教务长。”……郭佐江校长创办南高时,尽力延聘名教授,提倡沈潜朴实之风。 郭校长为美国歌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1919年继任南高校长后,聘留美习哲学的刘伯明先生任副校长;在国内广聘名师,并将在美创建中国科学社回国荟集南京之诸科学家均延聘来校任教。如任鸿隽、秉志、茅以升、胡先、杨杏佛、何熊、鲁庆来、竺可桢、胡刚复、郑晓沧、陶行知、廖世承、孟宪承、陈鹤琴、汤用彤、邹秉文、陈钟凡、王伯沆、吴瞿安、柳翼谋、梅光迪诸位先生、大多是宿儒硕德,自成一家,为各方所崇敬。于设置科系方面,创办南高时,首设文史地部与数理化部,均四年制;稍后增设教育、工艺 、农业、商业、英语、体育专科,均三年制。扩建成立东南大学后、即在两部基础上设置文科,下设国文、外文、历史、政治经济诸系;设理科下设物理、化学、数学诸系;设教育科下设教育行政、教育心理、中教等系和体育专修科;农科在外省有十处建设农场,将逐步分系;商科一度与上海暨南合办,后乃单设在沪,称商科大学;工科只设机械一系,桥梁专家茅以升博士任主任时,曾试增电机、土木两系而未果。次年,茅氏应全国水利局工科大学聘任校长后,工科学生又要求博学多才的杨杏佛教授为主任。然而先生过于直率,每教授会等重要会议上,曾不顾郭秉文校长之尊严,对郭氏任意指责,语多尖刻。郭请他任上海商科主任,他又坚不离守。郭无奈,借工科学生太少,在校董会常务会议上以节约开支为由停办工科,将学生转去他科或工业大学。仍请先生在政治经济系开授"社会主义改造思想"的课程。遂种下了杨氏后来去京活动倒郭的后果。 

在学校鼎盛时,郭校长以仿蔡元培先生在北大时所提的兼收兼蓄的方针:曾邀请印度大诗人泰戈尔来校讲演,整个体育馆挤得水泄不通,盛况空前。又邀请美国教育家罗素与杜威先后来校讲学,后来在东大实小建立罗素馆和杜威院。一些进步学者曾来校作公开演讲,当时附中学生谢立惠、汪楚宝(后改名季琦)和顾衡几次听讲,相与联系,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特别是孙中山先生改组国民党后,应邀去北京共商国事不幸逝世后,南京学界举行的庄严隆重的追悼大会就是在东南大学举行的。在中先生遗像两侧的挽联上各有四个数尺见方的大字:"上医医国""至仁仁民"。我参加了那个追悼会,至今难忘。这是先后在北洋军阀齐燮元和孙传芳统治下在东南大学所发生的事实,能说郭氏右倾不进步?

任何人的工作与措施,不得不受当地当时特定环境所制约。江苏省在齐燮元省军控制下近十年,一些官绅和教育家们为了办好家乡教育,组织以黄炎培先生为首的江苏省教育会,在当时社会舆论上既有影响,在教育界也颇有实力,即齐燮元亦适当于以迁就。南高、东大名曰国立,北京教育部除了任命校长和发布一般性命令和教育政策措施外,于学校之经费和建设发展实无力过问。郭校长于扩建东大时,仿美国制度成立校董会,延聘全国有声望的教育家蔡元培、蒋梦麟、沪宁实业界领袖陈光甫、穆藕初、江苏省财政厅厅长严家炽和省教育会成员且于南高建设有贡献的袁希涛、沈恩孚及郭氏自己等十三人成立东南大学校董会,使东南大学与江苏省教育会沆瀣一气,巩固了学校地位,利行筹措经费,发展校务;校董会这一特定环境下的特定产物,未可厚非。不过后来将校董会职权过于扩大,乃至可以推选校长报部任命,无殊私立,北京教育部迟迟未批。亦予人以责难之机。在当时北京政府各部属的机关一般职员有"灾官"之称,薪水经常拖延不发,发放时还要打折扣,各大中小教师同遭此厄,生计艰难。而东南大学和附中附小向未欠薪,生活安定,弦歌不辍。郭校长曾向齐燮元捐款十五万元兴建"孟芳图书馆"(孟芳是齐督之父名,后来又取消此两字)。他又于口字房失火毁坏后向美国洛克菲勒集团募捐在原地兴建科学馆。特别在口字房失火、刘伯明副校长逝世后,学校屡遭失大故,他不为困难所压倒,一面请全校师生所尊敬的任鸿隽先生任副校长,一面募捐建屋,其艰危不惧、公忠治校之精神,怎能不赢得多数师生所崇敬而拥护呢! 

然而,郭校长才高望重,在锐意经营母校取得一系列成绩之同时,亦有其缺点: 其一:当时郭所信任的会计李仲霞确有贪污行为,经常不能及时公开帐目。郭只想到李仲霞忠于他本人,不至遇事掣时,不能当机立断将李某撤换,于反对者以口实。 其二:郭校长组织东南大学校董会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然而后来听信沈恩孚怂恿,任意扩大校董会职权,使一个国立大学,形同私立,于反郭者以可乘之机。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是未能大肚包容杨杏佛先生。先生博学多能,深得部分师生的尊敬,他口才文笔犀利,后来又成为反对内战保卫和平的战士,为当局所忌终为特务所暗害。他曾多次在重要会议上尖刻指责郭校长,刘伯明副校长屡加劝阻未成。郭校长想维持自己威信,曾多次调动杨的工作,遭杨不满,愤而去北京找刚刚代理教育总长的老友马叙伦,马又详加调研,率尔免除郭秉文校长职务代之以胡敦复先生。时郭校长不在国内,拥郭派起而反对,众多师生又站在拥郭派一边,造成易长风潮悲剧。至于接受齐燮元的捐赠建图书馆,向洛克菲勒财团募捐建设科学馆,既是捐赠人的自愿,又无任何附加条件,无可非议,反对派的指责不值一驳。 诚如反郭拥胡派之陈慈训先生在评述易长风潮时说:"此事由来以渐,经过亦极复杂。" 易长风潮迄今已六十年,老校友相与谈论此事时,除称赞郭校长十年艰苦,创建母校外,亦慨然曰:"团结建功,派争败事",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历史教训。

1987.4.16于杭州浙大宿舍 

发信站: 虎踞龙蟠 BBS  (2001年05月1516:24:20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发布时间 2007-12-22 浏览次数 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