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三(两)江师范学堂》

读《三()江师范学堂》

张 土 

    在南大读书五年有余,我却对她往昔的光荣知之甚少,想找几本有关南大校史的书来读,可是除了《金陵大学史料集》、《南京大学史》两部之外,别无所得。而《南京大学史》一书,较之《东南大学史》尚有所不如。在我印象中,中学时偶尔在小书店里购得一册随笔集,内收陈白尘、唐圭璋、程千帆等先生的回忆文章,其中大多牵涉到南大,倒使人觉得南大的滋味无穷。所喜近来有关方面陆续出版了《走近南大》、《南大逸事》、《南京大学》等书,但这些书到底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校史研究,不免让人感到有点小小遗憾。那真正意义上的校史研究应该是什么模样?直到有幸获睹台湾中央研究院资深研究员苏云峰先生的新著《三()江师范学堂:南京大学的前身,19031911年》一书(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19983),才使我对校史著作的一些模糊设想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证实。

本书主要从社会学的角度来探讨三()江师范学堂的校园生活,这是一向被校史编撰者们所忽视的。它把学堂视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从学堂的各项实质内容如课程设置、招生、学生管理、学生成绩、学堂的组织及其领导人、学堂的经费来源和校舍建设等等着手,探讨各个部门的结构及互动、互补关系,得出了许多耐人寻味的结论。例如经费的支出分配,如何才能做到不浪费?另如在学生就业方面,学堂如何抢占先机。对我们而言,这似乎尤其值得借鉴。本书的另一大贡献在于真实地揭示清末教育方面的发展。要谈中国的师范教育,必须要从清末的中日关系谈起。甲午之战后,张之洞倡导留日政策,对其后十几年的教育改革发生重要影响。1903年,清政府仿照日本学制,颁定《奏建学堂章程》,广设学堂。因师资紧缺,乃普设师范学堂。张之洞认为师范乃教育之母,遂在两江总督任内,于南京创立三江师范学堂,旋改名为两江师范学堂。学堂引进日本教习和顾问,从课程设置、管理机制、硬件设施等无不受到日本方面的影响,就连当时的校舍也是以东京帝国大学为模式的。日本大规模地进入中国教育界,引起美国人的惶恐。因为他们的教会学校连续受到冲击,地位不断下降。基于这种情况,美国决定以庚子赔款来设立专项基金,兴办美式教育,鼓励中国学生留学美国。加之当时各种政治势力的影响,两江师范学堂终于1911年被迫关闭。这一年是美日两国在华教育势力彼此消长的交替点,由美国人创办的北京清华学堂即成立于1911年。而两江师范学堂在停办四年之后,改名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恢复招生。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真实立体的两江师范学堂,加上书后附录的地图、校舍建筑、学生名单及各种数据、表格等,几乎可以让人毫无偏差地遥想当年学堂的风采。
   
而作为一名读者,看完此书之后,我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看到一部全面研究南大的校史著作,能让我们真正了解南大曲折的历史。近来清华重建人文学科,相应推出了《清华人文学科年谱》等书,用来表彰他们历史上辉煌的人文学科及诸位国学大师。而两年前,北京大学百年校庆的时候,北大出版社更是出版了一批有关北大的著作,其中不乏高质量的校史著作,也有翻译海外汉学家所写的研究北大校史的专著。我觉得,苏云峰先生的这部专著,南大似乎也可以引进一个大陆版,以扩大其影响。而且,南大还可以组织一些相应的校史专家,对南高师、中央大学(19401945年南京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等不同历史阶段加以深入研究,形成一套校史研究系列著作,将南大的历史问个明白。用最严谨踏实的学风来取得最成功的校史研究,对于即将到来的百年校庆,应该是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发信站: 虎踞龙蟠BBS (2001年02月1418:59:47 星期三), 站内信件

发布时间 2007-12-28 浏览次数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