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艺术教育家李瑞清

近代艺术教育家李瑞清

邹自振

在江西省抚州市有一条梅庵路,它是以晚清诗人、书画家和艺术教育家李瑞清的号命名的,梅庵先生曾在这里居住过。

李瑞清(18671920年),字仲麟,号梅庵,晚年署名清道人,江西临川人。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进士,后任翰林院庶吉士、江宁提学使、两江优级师范学堂监督、江苏布政使等职。民国以后弃官退隐。著述编为《清道人遗集》四卷。

“争诵临川古体诗”

李瑞清少治公羊学,为文效司马迁、范蔚宗。诗宗汉、魏,下涉陶(渊明)、谢(灵运),古直苍凉似曹孟德,绝句凄艳动人。陈可毅以诗赞曰:“来往金陵又几时,久闻人说李梅痴;过江名士知多少,争诵临川古体诗。”

李瑞清的诗以辛亥革命为界,很明显地分为两个时期。前期多纪游之作,有些诗颇具忧国忧民思想;后期多借题抒发自己悲哀的愁绪。如《题九秋图》:“荆棘参天大地芜,千红万紫总模糊;人间久已无春色,共写秋心入画图。”“寂寞空山悲故国”,构成他后期诗歌的主基调。

李瑞清诗歌中五古成就最高,其中长篇叙事诗《弃妇行·为安侍御作》最值称道(见钱仲联主编《清诗纪事》)。安侍御即安维峻,光绪六年(1880年)进士,后改庶吉士、授编修、转御史。甲午(1894年)大清国战败,安上疏弹劾李莲英、李鸿章,甚至对西太后慈禧也有不满之辞,为此竟被革职发军台。瑞清此诗,即是采用比兴手法,反映这一历史事件的史诗之作。李瑞清继承了白居易、吴梅村的笔法,又受到小说、戏曲和唱文学的影响,全诗平白如话而又切实感人,表现了诗人高超的艺术技巧。但诗中亦表现了诗人对安维峻即使为清王朝所弃逐迫害,而仍依依难舍之赞叹,寄寓了梅庵自己对清王朝不能割舍之传统的封建思想。

李瑞清虽然在前进着的时代中落伍了,固守着帝制,但他对自己的祖国还是挚爱的,总希望她强大富裕起来。当日本帝国主义正准备大举入侵中国时,他对那些抗日的爱国之士,表示了无限的钦佩。同时,在《赠日本人某》一诗中,他强烈希望中日两国能友好相处:“唇齿原相倚,同根莫相催”,表现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爱国之情。

“金石考据,书画鉴别,莫不精至”

李瑞清自小善书,下笔坚实,博通兼善。他少习北碑,工于大篆,两汉碑碣,心摹手追,能以篆籀之意行于北碑,自成面目。他的书法兼备众体,篆隶行楷无所不能,传世者以北魏碑体为时所誉:秀者如妖娆美女,婀娜多姿;壮者如勇士横槊,锐不可当。他曾在自叙中讲过自己揣摩碑、帖,往往“指爪摧折,忘其疲劳”。他心存灵犀,即便在“看云黄山,观澜沧海时,也能顿生颖异”。故求字画者接踵盈门,连日本人也风闻渡海,追相求教。李瑞清博学多才,精通多种艺术门类,蒋国榜《临川李文洁公传略》云其“金石考据,书画鉴别,莫不精至”。

李瑞清的画初学梅道人、黄山樵,后学倪云林,晚年师法龚半千、八大山人和石涛。他以篆作画,以画作篆,合书画一炉而治之。花卉写南田,画佛尤妙,流传绝鲜。瑞清对国画技法造诣极深,最善作山水、人物,极为工细。他泼墨山水,但见“参天黛色横斑斓”;他命笔画松,但见“涛声浩浩翻秋空,破壁飞动来真龙;云从龙兮龙化松,时云时雨青濛濛”(吴昌硕《清道人画松歌》)。真是“笔力所到神吸嘘”。同时代的大词人夏敬观咏道:“梅庵作书技称绝,点画直造古人拙;有时画水还画松,墨花着纸磨不灭”(《赠李梅庵》)。瑞清的山水轴,不以气势胜,画瀑布下泻,静穆而有韵趣,在画派中别具风格。晚年偶画木石,遒劲超逸。

除了是一位集诗、书、画于一身的杰出艺术家外,李瑞清也是很有造诣的书法理论家,在书艺源流的探讨上,有不少独特的见解。瑞清的书艺特色,特别是发展篆书艺术,以及他的书学见解和对书艺渊源的考订,都是值得重视的。不论在书风和书艺研究上,他都开创了新气象。传李瑞清书风之神的是他的学生胡小石、张大千和侄儿李健等,他的书学理论传人是胡小石。

传薪度针的艺术教育先驱者

清王朝被推翻后,李瑞清便致力于文化艺术人才的培养。他退隐沪上后,耽心一些天资过人的学生埋没不闻,便让胡小石等得意门生至沪留住于家,一方面教他的子侄辈,一方面亲自加以指点深造。胡小石经学治《公羊春秋》,史学治《史记》,精于书法和鉴别书画文物,主要得力于这一阶段李瑞清的精心培植。张大千也于此时正式拜李瑞清为师,成为他的入室弟子。李瑞清深感国家贫弱,认为欧、美、日本之所以强盛,就是由于兴办教育、培养人才的结果,于是,他主张通过教育救国以振兴民族。

其实,作为一代书画艺术家,李瑞清早在任职两江师范(南京大学前身)监督(校长)期间,就敢于创新,开设了绘画、手工(工艺)等专科,为我国培养了第一代美术教育人才。为了提倡新学.李瑞清还聘请了许多外籍教师,让学生逐步掌握外语。因此,两江师范培养出来的学生的学识也就有别于以前的正统封建学者,普遍眼界开阔而富于革新。

李瑞清大力倡导艺术教育,学生受其影响甚深。从这个专科毕业的学生,有国画大师张大千、张善(大千之兄).著名的金石学家和文学教授胡小石以及吕风子、姜丹、经亨颐等,他们都是李瑞清的高徒。姜丹书和经亨颐在西子湖畔创办浙江两级师范(浙江美术学院前身),培养出了潘天寿、丰子恺、吴梦非、王隐秋等著名书画家。他的另一些学生又在北方创办北京高等师范,培养出了李苦禅、俞剑华、王子云、雷圭元等名家。刘海粟办上海美专时,国画系聘请潘天寿、张大千为教授,教书法篆刻的则有李健等人。作为前辈的李瑞清,无疑是一位传薪度针的艺术教育先驱者。他的一生为我国美术、书法人才的培养和近现代文化艺术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这在我国艺术教育史上,早有定论。

 “温粹朴素,依然儒者”

李瑞清一生的大半时间都在江宁(今南京)度过。狄葆贤《平等阁诗话》卷一写道“君贞固醇笃,礼法自持。既宦游秣陵,频以事过沪相见,温粹朴素,依然儒者,一时人士佥奉为楷模云。”柳肇嘉《清道人传》还记载李瑞清“捷南宫时,夜读中寒,遂致奄疾。或以书、画、不娶为其三绝嘲之。食量过人,尤喜持鳌,因自戏号李百蟹”。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之际,南京的新军发动兵变,随即革命军进入南京。江苏都督程德全见李瑞清在省人望甚高,遂重礼聘其任顾问,瑞清坚拒不纳,不久着道士装.自署清道人,隐居上海,靠鬻书画自给。正如其诗中所述“层峦松声盖,绝岭云拂衣”。

李瑞清逝世前几日,曾为友人画松一帧,并题云:“我闻郑所翁,画兰不画土。哀哉孤臣心.脉脉向谁语。余亦寥落士,怀罪海滨处。写此老松枝,思之泪如雨。不能化龙飞,后凋何足数”此乃李瑞清诗、书、画之绝笔。故国旧君之感,可谓至死不忘。我们不必为李瑞清讳,这位近代史上杰出的艺术家和教育家实际上也是一个旧封礼教的殉道者。

    李瑞清于19209月在上海病逝,享年54. 在长长的送殡行列中,引人瞩目的是国画大师吴昌硕、书法界南宗首领曾熙和书画界名流王一亭等好友,青年时代的张大千也以李瑞清人室弟子的身份护灵扶柩。李瑞清的遗体安葬在南京的牛首山。蒋国榜《临川李文洁公传略》云:“群以公遗爱在江宁,挽葬牛首。曾公(熙)严寒犯冰雪为公卜兆。既葬,复于牛首雪梅岭罗汉泉旁筑梅花庵以祀公,其高谊不减戴南枝之葬徐俟斋也。”表达了世人对这位艺术大师的深切悼念。

《争鸣》 1990年第6

 

发布时间 2007-12-30 浏览次数 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