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东南大学缘起

国立东南大学缘起

教育重普及,学术贵大成。昔之言教育者,第即小学为普及之具,欧战以后,各国学者乃悟大学教育亦宜注意,凡欲为推广倡设者汲汲惟恐或后。盖今后之时代,一大学教育发达之时代也。吾国初设学校,囿于古者家塾党痒州序乡校国学之阶级,仅仅置一北京大学。若北洋大学,若山西大学,则以特别关系而立。而东南则仍然无一大学。民国初建,东南人士所兴学校,往往号称大学,未几而停辍者相望。近年教育部议设五大学,南京居其一,已草预算矣,迄未见诸实行。故自天津太原以南都官私立学校计之,舍今日甫经议立之厦门大学、南涌大学外,仍无一大学,有则外人所设立者也。东起河济,南迄海徼,其方里不下五百万,其人口不下二万万,其学者不下百万,而数十年来,数千里中,无一完备之大学。嗜学而期大成者,不入外人所立之大学,必裹粮赍装不远千里而之京津,京津之大学不足容,则必东走日本、美利坚,西诣俄英法德,以解其嗜学之渴。比学成而归,而桑梓钓游之地,复不能以最高学府罗致其人,俾之从容赓续,极深研几,萃世界之学术思想,铸造而树中国之徽识,此非吾东南人士之耻欤。美之人口百兆,大学五百余,吾东南各省倍之,当得大学千余。日之人口七十兆,大学三十余,吾东南各省六之,当得大学二百。区区议立一二校,其不足语于发达也审矣。然而教育部议立于南京之大学,时越数年,犹迟回审顾,而未能遽行其议。原其迟回审顾而未能遽行其议,殆以绌于经济为主,因今之国立学校,经常费犹时虞不给,矧有余力以创大学?此尽人所知也。然以大学之不容缓,而国家兴学之费,又未必计年可以骤增,吾东南人士,乃得一兼顾之法,曰按照部议立一大学于南京,而以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之专修科并入,名之曰国立东南大学。在南京创办东南大学,其利有十:南京为东南各省水陆之要津,鲁豫皖赣浙闽诸省,轮轨四通,气候温和,无盛寒酷热之患,城北地广而静,山川风景之美,最适于学者之修养,此利在地理者一。吴晋以降,东南都会莫先于此,民国肇基,尤为有史以来惟一可以纪念之地,发挥平民之思想,他地万不能逮,即以文化论,数百年来东南魁宿,侨寓此都,其流风余韵,举足以振发学者之理想,此利在历史者二。城北南洋劝业会场,面积广阔,地主君,夙愿以地权归之未来之大学,因其基础兴建校舍,足容学生万人,他处无此广厦,此利在校址者三。大学为最高学府,非仅办一二科。即可以餍学者之望,南高原有农工商教育体育诸专修科,其规模已近于各国之大学。以之并入东南大学,第须添招文理科则学科已称完备,即增立法科医科,亦复易于筹备,此利在设科者四。南高教员多积学之士,各科专门学者为数甚多。改办大学,其人才几不假外求,目前所教科目,已与各大学程度相等,驾轻就熟,视创立一校难易迥别,此利在师资者五。东南各省,中等学校毕业学生,年以千万计,志愿风尚,各有不同,仅有一高等师范,固虑供不给求,且为名额所限,每年招生时有遗珠之憾,增立一大学,则有志于著作发明,或服务于各种社会者,皆有所劝,而大学中之教育科,仍足以造就教育人才,此利在学生者六。特建一校,万事草创,购地造屋,厥费孔巨,图书仪器尤为不赀,创之于南京,则因劝业会场及南高所有陆续增拓,虽乏巨款,亦易着手,且南高声誉夙著,海内富豪已有捐资其中、奖励学术者,若增立大学,术业益进,则海内外热心教育之富豪,必尤乐出巨金以助斯校,政府社会合力并筹,此利在经济者七。吾国学术向多倡自东南,近年输入欧美文化,亦以东南为捷,发扬国粹固必有管握之枢,牖辟新机尤贵得折衷之所,近世各国社会风气,率视大学学者为转移,往往以一二巨子之学术思想,冀进国情,作新世运,各国鲜此学府,故新旧争讼,而群德坐是不昌,使东南有一完备之大学,为焕发国光、吐纳万有之地,匪独可以融贯群言,作吾国社会之准的,充其所得,且将贡输于各国,植吾国于世界大学之林,此利在学术者八。东南都会,外人顶踵相错,询吾教育学术界之尤最,恒苦无以举示,当此万国棣通之世,无论学术技艺之集会,十九皆大学学者,即政治交涉之类,号为万国大会者,亦多大学学者列席其间,独吾国以大学之少,逐致未由参与,若南京建设大学树之风声,则彼之来者,可审识吾之人物,吾之往者,亦多可与之抗衡,此利在国际者九。教育部范总长视事之始,首注重规划大学学区,盖外鉴于世界之潮流,内审于各省之需要,知大学之必应广立,始可渐期其发达,意至善也。夫以中国幅员之广,人口之众,一切行政固必赖中央政府之规划,然人民不自奋发,以应政府之规划,非所望于今之国民也。政府规划学区,吾民即应共图建设,以学者之责任,树民治之精神,东南倡之,各方继之,一区不必只有一大学,而一区断不可不先立一大学,积极进行,始不致蹈向日空言无补之弊,此利在民治者十。准此十利,故謇等拟就南京高师地址及劝业会场建设东南大学,而以南高诸专修科并入其中,图之数月,既上言于教育部,部可其请,刻期筹备,且节南高之费为新建大学之资,吾东南人士,夙夜企梦之大学,行且涌现于目前,惟兹事体大,非资群力群策,不足以立丕基,而昌民治。谨述其缘起,敬告邦人君子诸姑姊妹,凡我同志,洞明世界之潮流,倡导国民之文化者,嘉许兹举乐助厥成,或诏以植学之规,或附以劝学之费,尤我东南诸省百十万亿父兄子弟无疆之休,非徒謇等之庆幸已也。发起人张謇、蔡元培、江谦、王正廷、袁希涛、穆湘、蒋梦麟、郭秉文、沈恩孚、黄炎培等宣言。

 

《申报》 1920年3月25

 

 

附东南大学设立董事会

东南大学筹备处成立详情,已志前报。兹闻筹备处以欧美各大学为求社会之赞助起见,往往设立董事会,协助校务进行。东南大学将来为东南各省学府,于东南文化之发展影响至为重大,现当创办之际,所需社会之赞助亦至大且急。本星期三日下午四时,特开全体职员会议,决议依据前日发起人呈经教育部核准之计划书,组织董事会,并订定简章,推举张謇、蔡元培、王正廷、袁希涛、聂云台、穆湘、陈光甫、余日章、严家炽、江谦、沈恩孚、黄炎培、蒋梦麟诸位(共十三人)为董事,不日将呈请教育部函聘。此次所举诸董事,或为耆德硕学,或为教育名家,或为实业巨子,于社会事业均极热心,东南大学得此助力,其发达之速可预卜矣。

 

《时事新报》 1921年2月5

发布时间 2007-12-17 浏览次数 42587